“嗯?王坤咱们把这些小子打趴下,快速离去。负责巡视这里的王队长,我之前打过招呼,半个时辰内不会再这附近,如此算来还有一炷半香时间。“张鸣海看著李博涯众人,眼中有著一些狠辣之色,随后轻声道。

“嗯”暴打张自强那位青年重重点头回应。

“三息内让开,否则以挑衅师兄为由,我们不得不对师弟们出手。”张鸣海看向众人怒斥道。

只是张鸣海二人并不知道,在前来途中,众少年早已拿出了两条方案,而此举便是第一条方案--收拾这位张师兄。

“李哥,他们一而再的欺负自强,咱们是不是收拾一下他们?”前来时袁天宇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随后众人分析后,如果遇到三人内欺负张自强,他们便将其纠缠,以他们几人之力,面对三位五级武者,能保持半个时辰内不败,随后由杨杰去找执法队,而如果超过三人,则先行找执法队,如果他们发现,他们也同样将其纠缠住,只是那样一来就免不得有人遭受皮肉之苦,但是为了给那嚣张的张师兄一个深刻的教训,他们最终也会出手,除非对方有五人他们没有出手资格。而当他们只见到只有两人时,众人连想都没想,以他们的综合战力,他们还真不惧怕两位五级武者,就李博涯跟王常峰二人单独对上,也能拖延许久不败。

“打!”李博涯一声大喝,随后与王常峰二人联手直奔张鸣海,而其余众人则是将王坤围住,随后各自出手。

倒地的张自强被突如其来的变化震惊,短暂的错愕后,见到众人围攻两位师兄,他急忙喊道:“不要打了,你们打不过他们。”张自强自身七级武者,面对五级武者根本无还手之力,而李博涯众人之中五人六级武者,张家兄弟也堪比六级。李博涯跟王常峰还处于六级武者后期,与五级武者也只是一个契机,这一次与五级武者的对战,也是二人一次自我的挑战,否则也不会如此快速出手。

何为契机,契机,机缘,天天屋中静修何契机机缘都会失之交臂。

“找死!”见到众少年主动出击,张鸣海跟王坤嘴角露出不屑,二人纷纷怒喝抬手就是拳脚而出。

短暂交手之后,张鸣海跟王坤眼露异色。

“居然是六级后期武者,果然资质不错,不过今日叫你们知道,何为控气!”张鸣海短暂错愕之后,双肩一震,全身气息翻滚,一拳轰出,隐隐有骨爆之声炸出。而不远处的王坤也是不在留守,一腿扫出,隐隐有著一道道残影叠加。

李博涯与王常峰二人以气凝聚于双拳之中,二人一左一右对著张鸣海轮番出击,与其拳拳相碰。

二人眼中尽是厉色,虽然拳脚碰撞之余,刺痛如骨,但是二人越战越勇,甚至隐隐感到全身气血翻过,畅快无比,随之不久,二人一边出击一边纷纷怒吼而出。

“赫!赫!”每一次出击,二人皆是吐出一口浊气,每呼吸之间,气血涌动越来越稳固,随后二人感觉全是那股微弱之气,每一次与对方的硬碰下,隐隐有股暖意将刺痛之处包裹,久而久之,那种刺痛反而另二人有种痛并快乐的舒爽之感。如果此时二人将内心想法说出,恐怕众人会将二人视为受虐狂。

二人彼此对视,皆从对方眼中看到兴奋。

“再来!”二人随后同时对著张鸣海一声大吼,主动出击而至。

“疯了!你们这是疯了。”此时的张鸣海已经动用了八成战力,在剑阁外门虽然不限制私斗,但是如果不是同等级的比斗,高级主动出击将低级师弟重创,他们也会受到相对惩罚,除非是低级师弟主动滋事,高级师兄不得不出手。但也仅仅是以教训为主,如果出现不可调和矛盾,可以去戒律堂双方申请擂台战,擂台战有除了生死其余概不管,此事张鸣海二人自知理亏,最初出手也是想将这群不被看重的少年击倒,随后离去便是,执法队没有当场见到,事后也无关轻重,但是此时在如此纠缠下去,二人不仅不能能去,很可能今日出丑。

念及于此二人内心之中早已将实力再次提升,甚至王坤此时已经拿出了近乎全力,因为他面对的袁家兄弟,张家兄弟跟慕容金戈牛皋六人联手,已经从最初的主动出击,到了防多余攻,王坤可不想自己被一群刚刚入门的少年击倒,暴怒之中早已实力尽出。

袁家兄弟在前,张家兄弟在后缠斗,限制了王坤的出击,慕容金戈跟牛皋左右突袭,暴走的牛皋如同一头蛮兽般,力大无比,袁家兄弟抵达住王坤一腿横扫,牛皋突然对著其腿部关节处,便是一拳砸下。王坤此时双腿跟身体之上已经被牛皋砸了数拳不止,而慕容金戈双手为刀,将王坤胸前已然划出了一条血痕。而王坤长袍早已有著不下六道破损。

“王师弟坚持片刻,我尽快将这两小子解决。”不远处张鸣海感觉到王坤的困境,提升战力之时给对方投去了一丝支援,他可不想自己还没胜出,王坤已然失败,随后自己被这群少年围攻,如果在出现一位眼前二人般的六级武者,自己今天绝对会阴沟翻船。

“贴山靠!”李博涯一咬银牙,与王常峰快速眼神交流下,决定牺牲自己,换取对方的重创。于是将内息运转到肩背对著张鸣海直撞而去,这一撞,就是丈须石碑也会分崩破碎。

“给我滚!”张鸣海见状眼中厉色尽显,一声怒斥,一拳对著李博涯肋下砸去,如果这一拳砸实,李博涯绝对重创。

“开山掌!”而王常峰抓住时机,对著张鸣海的头部就是一掌拍下,这此二人联手以命相博。李博涯以重创换取张鸣海重创,只是前者有意为之,后者则左右受敌。

“哼!滚!”张鸣海身为丙级弟子,早已外出历练对战无数,此时面对二人以命相搏,早已见惯,他出拳时也防备者王常峰突袭,岂会轻易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