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会觉得奇怪:就为了赌一口气,宁可把家当全部挥霍掉(卖车厂子的钱,刘四爷告诉姑妈,准备去外地旅游挥霍),也不给唯一的女儿,这是不是大悖常情?

有这样的奇怪,是因为你太不了解刘四爷。

刘四是什么人?

年轻的时候他当过库兵,设过赌场,买卖过人口,放过阎王帐……在前清的时候,打过群架,抢过良家妇女,跪过铁索。跪上铁索,刘四并没皱一皱眉,没说过一个饶命。官司教他硬挺了过来,这叫作“字号”。

我们来看另一段描写,是武松刺配、被打杀威棒时他的回答:

“都不要你众人闹动,要打便打,也不要兜。我若是躲闪一棒的,不是好汉,从先打过的都不算,重新再打起。我若叫一声,也不是好男子!……要打便打毒些,不要人情棒儿,打我不快活。”

武松当然是《水浒传》中的正面人物,刘四在《骆驼祥子》里算不上个好人。但是他们的行事风格、说话口气,竟然如此相似!把武松的话移到跪在铁锁上的刘四口中,也丝毫不会有违和感。

因为他们都是下层的混混、或者说是好汉。武松的强横,为他赢得了管营儿子施恩的敬佩(当然还要加上打虎经历)。以后施恩厚待武松、请他打蒋门神,都与武松的强横不无关系。

同样的道理,刘四爷能硬挺过官司,赢得了“字号”,也是凭著他不皱眉、不求饶的强横。这种强横,是这些一无所有的下层好汉的立身之本。一旦失去了他们的强横,他们就会像生病的老虎一样任人欺负了。

面对杀威棒,武松不能放弃他的强横。面对跪铁索,刘四爷不能放弃他的强横。面对女儿“生米做成熟饭”的要挟,刘四爷又怎么肯放弃他的强横?

民国是“即使黄天霸再世也不会有多少机会了”的现代社会,刘四爷只能大才小用,做一个洋车厂子的厂主,顺便在《骆驼祥子》里充当一个不太正面的配角人物。如果放到《水浒传》的时代,刘四爷也一定会是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中的一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