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尚柏仁/牛占亚/朱家昊//编辑/策划:陈伟

2021年7月9日下午,在山后村新建的仿古院落里,市区侨联在举行著暑期海外留学生联谊会。在院内舒适的凉亭内,湖滨区党史办马红丽主任、区妇联杨丽蓉主任、市崤函抗战纪念馆的王玉朝先生、陕州澄泥砚第六代传承人王跃泽先生、日报社的何东升主任,我们一行和山后村、山前村的干部们认真地讨论著山后村的变化和发展。

讨论之前,祖籍在山后村的河洛文化学者牛占亚先生顶著烈日带我参观了山后村的建设。并热情地讲述著山后村名的由来、村子从前的辉煌以及后来的荒凉。从虢国郭氏遗民的躲藏,牛家寨的兴盛,当年古泉、老井、郭公馆的气魄,寨门以及暗道的神奇,早期崤函北道线路的走向,村内被烧毁的巨大古槐,日军当年驻扎时的情景,一直到民国时郭家政要的风光……在杂草丛生的古道上,在将要倒塌的清朝砖窑洞前,我们艰难地拍摄著照片并探讨著村寨的功能和风格。

烈日当头,行走艰难,汗流遮眼,湿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

山后大规模改造建设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到这里观光。

行走在这块厚重的土地上,好奇的兴趣,文化的动力,养眼的景色让我们忘记了炎热和劳累。

站在村里的制高点放眼四周,泄洪后的黄河库区、繁华的平陆县城、豫西地区特有的黄土丘陵沟壑尽收眼底……

牛占亚先生是兢兢业业做学问的人,他的讲解全面深入。他不仅拥有丰富的历史资料,其观点见解还凝聚有祖上三代人几十年挖掘、总结、整理的心血。在这里我第一次看到牛家先人们在窑洞内用木头支撑的、保存完好的靠崖院建筑,第一次听到信息量巨大的村史,第一次感受到山后村未来的巨大潜力和发展后劲……近些年来,陕州区以地下天井式院落地坑院为热点吸引著国内外的游客,而山后村在不远的将来则会以单面的靠崖院为自己的特色而迎来游人。在豫西地区,单面依墙而建的靠崖院落要远早于天井式地坑院。(二)很早以前,在陕州城墙以东散落著许多村子。这些村的名后常常缀著“村”、“庄”、“寨”、“堡”、“屯”、“营”、“头”等字样。山庄头村则有著“庄”、“头”、“村”三个字,在村名中这每个字都有著不同的含义。山庄头村位于会兴镇和磁钟之间。在民国之前,会兴叫会兴头,磁钟旧称小函谷关。山庄头村古时称凤凰集。村里庙宇多,有关帝庙、圣母庙、二郎庙,最有名的是清时一个姓唐的生意人在山庄头官道上开的一个唐家店以及他和客商们建成的唐庙,即今天的槐树洼村陵园,抗战期间被日军毁掉,建设三门峡大坝期间唐庙曾用来做过墓地。

据牛占亚等人考证,春秋战国时期假虞灭虢后,虢国的王室贵族被押解到别处充当奴才,其下人及平民百姓们则被撵出上阳城,居住在庙底沟的一个小地方,改为郭姓,即今天的郭寺源头。 等晋国处置完虢国王室贵族,又渡过黄河来对虢国遗民斩草除根时,郭寺源头的郭氏族人便顺其祖陵虢国墓地陵山乡(今上村)沿黄河逃亡至磁钟塬北土山疙瘩背后林木遮蔽的深沟里住下,又称郭家坑。

明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县迁过来牛氏一支名门望族在郭家坑上方丘陵依塬地势造宅与郭氏为邻,其郭氏、牛氏繁衍生息至今。牛家人势大,讲风水,不住沟底(怕牛进坑槽)选择高处,形成寨势。他们建寨门、寨墙以防刀客,称之牛家寨。牛家寨三面环崖,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据牛氏族谱显示,牛氏祖源地为山西洪洞县二十里的南椿树胡同,始祖牛川为知县;二世祖,字子超,系驻守云南大将军;三世祖牛翼,迁至郭家坑上方后育有十子,考中进士二人、举人一人、拔贡一人。牛家修筑的住宅,砖砌崖面,圆木棚架支撑窑内,窑洞至今仍保存完好。牛家后来很是发达,在陕州地面广为买田置地。菜园乡的沟南,交口乡的朱家沟均有其子系。郭氏家族,在历尽磨难后,逐渐由深沟底下向塬上发展,渐次移居。在冗长的岁月里置家业、建祠堂,村里的菩萨庙、奶奶庙,瘟神庙、马王庙,无不寄托著族人的信念......

明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县迁过来牛氏一支名门望族在郭家坑上方丘陵依塬地势造宅与郭氏为邻,其郭氏、牛氏繁衍生息至今。牛家人势大,讲风水,不住沟底(怕牛进坑槽)选择高处,形成寨势。他们建寨门、寨墙以防刀客,称之牛家寨。牛家寨三面环崖,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据牛氏族谱显示,牛氏祖源地为山西洪洞县二十里的南椿树胡同,始祖牛川为知县;二世祖,字子超,系驻守云南大将军;三世祖牛翼,迁至郭家坑上方后育有十子,考中进士二人、举人一人、拔贡一人。牛家修筑的住宅,砖砌崖面,圆木棚架支撑窑内,窑洞至今仍保存完好。牛家后来很是发达,在陕州地面广为买田置地。菜园乡的沟南,交口乡的朱家沟均有其子系。郭氏家族,在历尽磨难后,逐渐由深沟底下向塬上发展,渐次移居。在冗长的岁月里置家业、建祠堂,村里的菩萨庙、奶奶庙,瘟神庙、马王庙,无不寄托著族人的信念......

村民讲,之前村里有郭氏先人栽植的国槐,有三口深48丈的井,有数人才能合围的皂角树,郭、牛两家长期和睦相处。民国前,村里郭氏、牛氏后人的大门上悬挂有很多门匾:“耕读传家”、“耕读弟”、“敦厚传家”、“乐善好施”、“如日中天”……民国之前,村里重视农耕,出了不少识文断字的文儒雅士。清朝,郭家同时出过三名举人,人称“三郭闹院”。民国郭光麟字伯庸(1879.12.7---1964.1.23)就是村里人。他先后在陕州学堂读书,师从陕州光绪劝学总董牛瞻斗(字星垣)先生,后考入京师政法学堂。1912年推荐为国会议员,众议院议员;历任河南省临时参议会议员,北京参议院议员兼秘书长,河南省督军公署参议,安徽省政府民政科长,陕西督军公署驻京代表,大总统府顾问等职。郭毓贤,1903年生,曾在安徽、郑州、新乡、陕县等地国民政府机关任职。先后任陕县国民政府财税局长,陕县国民政府县长,新乡粮库主任。郭毓才,1916年10月3日生,先后在陕州城省立第九中学、豫陕中学、开封济卞中学读书,接触地下党接受进步思想,后与陕州地方同学一起奔赴革命圣地延安,读抗日军政大学。当年日军盘踞晋南觑睨河南,在平陆发现黄河南岸最显目的位置就是山庄头村。1944年日军在山庄头建立据点,站在村高处通过旗语与山西日军联系。村民称,山庄头据点的日军中,只有敖田等少数人是日本人,多数则是从东北收买来的汉奸。当时,村里挖了很多战壕,曾设炮楼,至今邻村建房还保留著炮楼遗址。古时候,这里还是交通要道。欧阳珍编修的《陕县志》记载:清朝末年修筑洛潼公路,出磁钟街路线南移,绕过山前,槐树洼,会兴镇……(三)山后村,位于三门峡市磁钟塬西北黄河南岸王官村上面,原属湖滨区会兴镇管辖。2010年划给三门峡市经济技术开发区。1949年之前仍叫山庄头村。据牛先生考证,山庄头村的“山”,属邙山之崤山余脉。括地志记载陕州城是邙山的起端,故山庄头的山代表邙山和村子附近的历山、高庙山。“庄”即“荘”,草茂盛。田舍也曰荘。在这里是指有大户人家在此建过住宅或拥有庄园的意思。

目前,村里有1060口人,原有耕地1000余亩,被速达集团征占后目前仅有500余亩。其中种粮的仅100余亩,村里常年有500余人居住。1956年,修建三门峡大坝时从山庄头村划出800亩土地,安置淹没区马家河底村村民刘、马、党、李等姓氏的移民人群。建房迁居山前村西,与山前村比邻,新形成的村落取名建房村。几年前,开发区管委会曾对山后村投资1000余万元进行修路、绿化、窑洞改造,至今已建成有十余座院落,近百十孔窑洞。其二期工程正在筹划中。先期建成的窑洞闲置著,尚没有效益。

山后村有著独特的优势和得天独厚的条件。一是距市区较近,开车近10分钟左右的行程,交通极为便利。二是周围有速达集团、九华纺织公司、大型混凝土搅拌厂、三门峡看守所等众多单位和企业,黄河就在不远的脚下。三是有厚重的历史文化和民间传说。四是新建成的院落和窑洞美观大气。五是年轻的村干部很有想法。六是村民中有经商的意识。七是村里有一所高档、漂亮目前还空置的学校。山后村发展的机遇很多,路子很宽。若能把湖滨区和开发区的政策优势整合利用起来,使两家形成合力,在乡村振兴的今天山后村肯定会有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山后村在未来的时光里:一、要保护好、挖掘好村里厚重的文化,让文化成为人们向往的高点。一是保护好现有的古村遗迹和建筑物。二是挖掘整理好村里传统的东西。二、盘活利用好已建成的仿古院落。一是吸引三门峡郭氏文化研究会、崤函抗日博物馆、红色文化研究会入驻。二是在市、区党史部门指导下建设好村史室、村史馆。三是利用现有的场所兴建上档次、有特色的豫西小吃街。四是利用现成的土地资源搞好农产品体验园、采摘园。五是打造康养、休闲、渡假村。六是建设豫西黄土、丘陵、黄河观光园。七是利用城市近郊和周边企业众多的便利条件成立多种服务中介。山后村的优势明显,潜力巨大,前景无限。如此好的环境这是多少城里人梦寐以求和向往的去处。在乡村振兴的大潮中,万万不可抱著金碗去讨饭,从而失去发展的良机。

作者简介:

尚柏仁,男,1963年8月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映象网特约评论员,三门峡市特约社科专家。多年来公开发表三农方面论文130余篇,诗歌700余首,出版有《情系三农》、《感悟人生》、《尚柏仁文集》、《尚柏仁诗集》、《三农问题调查与思考》、《乡村行走》等书。先后有20余篇论文获省级以上奖励,文章散见于300余种报刊、杂志、书籍及网站等媒体。

陈伟,陕州区政协委员,三门峡市新联会会员,陕州区影视家协会副秘书长,清风(杂志)三门峡通联站站长,三门峡在线总编,专注崤函遗事,挖掘峡市故事,推动乡村振兴,谱写新篇章。

牛占亚,男,党员,高级技师,工程师,洛阳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三门峡技术能手,三门峡高技能人才,在国家学术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和郑州大学机电系老师合著国际论文一篇。业余研究史志、县志、金石家谱、古籍整理,被省住建局古村落研究中心聘任为高级顾问,被洛阳市洛龙区档案史志局聘任为高级研究员(负责河洛文化资料挖掘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