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辉 民族科学家)在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发展历程中,西周时期无疑是中华民族形成、中华文化认同、中华文明形成的最重要阶段。在西周的历史中,成周与宗周是西周王朝统治全国的东部中心与西部中心,成为西周王朝的东都与西都,也就是西周王朝的东都与西都,是西周王朝的东西两个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

宗周镐京位于今天的陕西省西安市丰镐遗址,已为考古与历史研究成果所证明,为世界所公认;但是,西周的东部统治中心成周遗址,却仍是中国历史与文化、文明发展中的谜中之谜,成为阻碍中华民族历史文化深入研究的拦路虎。而错误的、为利益驱动下的谬论,只会遮蔽伟大的中华文明发展历程,将中国历史研究与考古研究引入困局。其中,最典型的主流代表观点就是“成周洛邑”。

虽然在中国文献典籍记载中,有《史记•鲁周公世家》“周公往营成周雒邑”的记载,但是因为中国古籍皆为无标点符号断句的缺陷,周公是前往营建了“成周洛邑”一个地方?还是周公前后营建了“成周”和“洛邑”两个城池?是需要我们深入探讨研究的重要问题,也是中国历史学界与考古学界必须要面对的重要课题。对这个问题的重视、回避或漠视,是考验中国历史学者与中国考古学者成熟与幼稚的标尺,也是解决众多中国历史、文化问题的关键所在。

“周公往营成周雒邑”究竟是一个城池还是两个城池?中国文献典籍还是有明确记载,证明周公是分别营建了成周城和洛邑两座城池。《尚书•大传》“周公摄政,一年救乱,二年克殷,三年践奄,四年建侯卫,五年营成周,六年制作礼乐,七年致政成王”。周公在摄政的七年里,为了实现周武王的“图夷,兹殷”目标,建立西周王朝治理天下的有效统治系统,形成高效的对东方统治,在第四年建设了保护镐京、安置殷民、西周王公贵族中途休息的侯卫城洛邑;在摄政第五年营建了西周统治东方的成周城,作为西周王朝直接、有效、高效管理东方的统治中心,也就是东都成周城。因此,周公在摄政的七年时间里分别建设了侯卫城洛邑与东都成周,而不是只建设了一个“成周洛邑”城,即今天洛阳城的前身。

历史研究表明,西周王朝的东方淮河东部与南部,在三传《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春秋榖梁传》中,并无西周王朝分封的诸侯国。而淮河的东部与南部,却是西周王朝历史中最重要地区的东国与南国、东夷与南夷,是西周王朝军队军事行动的主要对象。在出土的西周时期青铜器中,铭文记载最多的就是关于东国与南国、东夷与南夷、淮夷的军事行动。西周王师要对东南地区进行高效的、有效的政治、军事、经济管理,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在靠近东国、南国、淮夷的地方,建立一个西周王朝的管理中心,驻扎大量军队、派驻西周王朝的王公贵族,以军事威慑镇压为主导的成周城。因此,为实现周武王的“图夷”目标,在淮夷地区营建成周城,就成为周公摄政“五年营成周”主要任务,也是周公摄政的主要成就;就此实现完成了宗周镐京有效对东部地区实施管理的“周道”,以宗周镐京为起点、侯卫洛邑为中途站、东都淮夷成周城为终点。

靠近淮夷地区的西周东都成周城,驻扎著西周的成八师(或称殷八师)军事管理著西周的东国与南国和淮夷地区,成为西周的京师之地,成为西周的王、公、将、帅享受南国风情的繁华京都之地,统治管理著富裕广大的淮夷人民。那么,被西周王公贵族、成周八师管理著的广大淮夷人民对此是什么感受呢?产生于淮河流域的《诗经•民劳》,真实地记录了这段历史,真实地反映了当时成周淮夷地区人民对西周王朝统治、对王公贵族、对成周八师军队的期盼与爱恨情仇。为了方便读者深刻体会淮夷人民对此的感同身受,现将《诗经•民劳》原文与译文同步摘录,感受西周时期淮夷人民的仁德以及华夏民族的高风亮节: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无纵诡随,以谨无良。式遏寇虐,憯不畏明。柔远能迩,以定我王。

人民实在太劳苦,但求可以稍安康。爱护京城老百姓,安抚诸侯定四方。诡诈欺骗莫纵任,谨防小人行不良。掠夺暴行应制止,不怕坏人手段强。远近人民都爱护,安我国家保我王。

民亦劳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国,以为民逑。无纵诡随,以谨惛怓。式遏寇虐,无俾民忧。无弃尔劳,以为王休。

人民实在太劳苦,但求可以稍休息。爱护京城老百姓,可使人民聚一起。诡诈欺骗莫纵任,谨防歹人起奸计。掠夺暴行应制止,莫使人民添忧戚。不弃前功更努力,为使君王得福气。

民亦劳止,汔可小息。惠此京师,以绥四国。无纵诡随,以谨罔极。式遏寇虐,无俾作慝。敬慎威仪,以近有德。

人民实在太劳苦,但求可以喘口气。爱护京师老百姓,安抚天下四方地。诡诈欺骗莫纵容,反复小人须警惕。掠夺暴行应制止,莫让邪恶得兴起。仪容举止要谨慎,亲近贤德正自己。

民亦劳止,汔可小愒。惠此中国,俾民忧泄。无纵诡随,以谨丑厉。式遏寇虐,无俾正败。戎虽小子,而式弘大。

人民实在太劳苦,但求可以歇一歇。爱护京师老百姓,人民忧愁得发泄。诡诈欺骗莫纵任,警惕丑恶防奸邪。掠夺暴行应制止,莫使国政变恶劣。您虽年轻经历浅,作用巨大很特别。

民亦劳止,汔可小安。惠此中国,国无有残。无纵诡随,以谨缱绻。式遏寇虐,无俾正反。王欲玉女,是用大谏。

人民实在太劳苦,但求可以稍舒服。爱护京师老百姓,国家安定无残酷。诡诈欺骗莫纵任,小人巴结别疏忽。掠夺暴行应制止,莫使政权遭颠覆。衷心爱戴您君王,大力劝谏为帮助。

如果你是被西周成八师统治下的淮夷人民,养活著整个西周王朝、养活著众多的王公贵族,负担著整个西周政权的正常赋税开支,是否能感同身受地体会到成周地区人民的希望与无奈?

对此,作为中国第一部民歌总集《诗经》的采集者尹吉甫,在其被派驻成周管理成周四方地区,管理治理成周地区的赋税工作时而铸造了《兮甲盘》,在兮甲盘铭文中就真实地反映了西周王公贵族对淮夷人民的压榨与趾高气昂,与《诗经•民劳》反映的民情遥相呼应,再现了西周成周统治者对淮夷人民的趾高气昂、压榨与剥削:

兮甲盘铭文:隹五年三月既死霸庚寅,王初格伐𤞤狁于(余吾),兮甲从王,折首执讯,休亡敃(愍),王赐兮甲马四匹、軥车,王令甲政(征)司(治)成周四方责(积),至于南淮夷,淮夷旧我帛畮(贿)人,毋敢不出其帛、其责(积)、其进人,其贾,毋敢不即次即市,敢不用命,则即刑扑伐,其隹我诸侯、百姓,厥贾,毋不即市,毋敢或(有)入蛮宄贾,则亦刑。兮伯吉父作盘,其眉寿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

西周王朝在淮夷地区营造成周城,以成八师军队实现了对淮夷人民的有效统治,实现了西周历史中的“成康之治”“。但是,这些统治必然也遭到了淮河华夏人民的反抗,淮河成周城的历史也随著西周王朝的兴衰而兴衰。《诗经》采集者尹吉甫因负责管理成周四方的赋税,而来到南淮夷的成周四方城,再次迎来了西周王朝最后的辉煌时期“宣王中兴”。从兮甲盘铭文中我们可以知道,“宣王中兴”是建立在淮夷人民“淮夷旧我帛畮(贿)人,毋敢不出其帛、其责(积)、其进人,其贾,毋敢不即次即市,敢不用命,则即刑扑伐,其隹我诸侯、百姓,厥贾,毋不即市,毋敢或(有)入蛮宄贾,则亦刑。”基础之上的。

《诗经•民劳》因为明确地记录了中国、京师、四方、四国、我王、民劳等内容,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反映西周宗周镐京地区周王、京师与人民关系的《诗经》作品。然而,通过对《诗经•民劳》内容的解读,宗周镐京作为西周的发祥地,王公贵族与人民广泛参与共同建立了西周王朝,享受著西周宗周繁华与荣耀的人民,尚不至于产生《诗经•民劳》所反映的爱恨情仇;在东周时期,作为唯一的东周都城,洛邑的地位得到了进一步提高,在春秋时期洛邑人民也不至于产生《诗经•民劳》反映出的爱与哀怨,并被周王朝统治者记录并完整保留下来。

根据笔者的长期深入研究,采集的大量民风民俗、民间传说,对统治淮夷地区成周城遗址的考察考古,终于得出明确的、唯一的、可以经受历史考验的真实西周成周遗址,正是位于今天的淮河流域的北淝河四方湖古城遗址,即是尹吉甫来到的南淮夷“成周四方”城。

成周四方湖古城的成就就是西周王朝的成就,成周四方湖古城的成果就是西周王朝的成果,成周四方湖古城的成绩就是西周王朝的成绩,成周四方湖古城的成功就是西周王朝的成功。当西周王朝失去了对成周四方湖古城的控制与管理,西周王朝也就此走向终结;被淮夷人民重新夺回来的繁华成周四方湖古城,也就此消失于东周时期的历史记载中,成为中国历史中的传说与传奇。

曾经承载西周王朝辉煌历史的成周城,周王朝王公贵族曾经引以为傲的成周城,因为被淮夷人所占领,成周城因此也被四方、四国、四夷等名称所代替,逐渐隐匿在中国历史记忆之中。“所谓中国失礼,求之四夷”,即是告诉人们,探寻中华文明之源,需要到四夷之地去寻找,需要到成周四方湖古城去深入研究发掘。四方湖畔的古城,即是消失的中国上古历史与文明。

综上所述,消失于中国历史记忆中的西周成周城,不是历史印象中的东周时期都城洛邑;而是周武王为了“图夷”目标而在靠近淮夷地区营建的成周城——四方湖古城。淮河北淝河的四方湖是历经三千多年唯一遗留下的历史记忆,记录下西周成周城曾经“四方来朝”“四方来贺”的繁华景象,是西周王朝的东部统治中心,是中华民族形成、华夏文化诞生的摇篮。(作者:赵辉 民族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