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一次机缘巧合,我看到了电子版的《生命的不可思议》,那个时候的我已识胡因梦,却第一次看到她的自传。嗖然间如饥似渴,却未看到完整的版本,也已然收获颇多,感慨颇深!我从她的文字中,看到了我与她的关联,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种很奇妙的感知。2018年,友人得知我视胡因梦为心灵导师,赠我一本《生命的不可思议》书籍。我依然激动不已,才发现完整版的竟然那么撼动我心。我大概复读了两次,其间也购置了胡因梦翻译的其他书籍,但是与她的自传,却始终有著一种无法言喻的奇妙联系。大概,她曾经体会到的,我也有那么一二经历过。这种相同天空下,远隔千万里,对我却有著一种心灵上的引领,我实在是万分感激!她的自传解答了我心目中的许多疑问,剖析了我内心中的恐惧,让我看到了真实的自己,也让我去慢慢积聚了内心的能量,去修复那个曾经支离破碎的我。我,开始显现我的能量。

也许还是困顿于繁事琐碎中,也许我开始被迫释放我的能量,在接下来的这三年中,我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我释放了能量,却很难得到补给。我大量的时间给予了外界,虽然我也有收获,但我却无法给予我自己一些空间和时间,无法让自己安静下来,去好好审视自己的内心。我,究竟缺失了什么?我,究竟如何去减少我的被迫?我,究竟如何才能跟随我的内心?我也不想看到那个我所厌恶的小我,那不是本真的我。我要如何去面对和跳脱,才能让自己在心灵修炼的道路上更进一步?当下的我,一片混沌与迷茫。于是,我再次翻开了这本书,去与她经历,与她对话!

当每一次去阅读她的自传,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第一次,我看到了她的爱情,那个对于她来说,从精神层面彼此相融相通的那个人,一生也不过就他罢了。影响她一生,也是她后来步入身心灵灵修的曾经的铺垫。然后,我看到了自己,除了叹息一声,再无言语。第二次,我看到了她与母亲的关系。看到了她在原生家庭关系中,与母亲从生前到死后,从对立到和解,两种不同力量的较量和化解。她在书中写到“我与她日后的对立就源自于开放与恐惧、自由与限制这两种无法相融的力量”。我反观自身,也看到身边的他人。我们在与父母的关系中,不管是怎样的状态,都或多或少充斥著开放与恐惧,自由与限制的对立面。反抗,不是唯一证明自己的方式,但是感同身受对于很多人来说,又显得那么的困难。所以,在大多数左右为难的情况下,唯有过好自己才能让这种对立面时常能得到缓解。第三次,我开始去看到我自己,看到自己这几年内心中的匮乏,看到自己的欲望,看到自己的狭隘、无助与无力感。这一世心灵之旅,灵修之路真的是无尽的漫长与艰辛,却又不得不继续上路。在追求真我的道路上,披荆斩棘,柳暗花明。

我喜欢她在开篇前的那句话“我不属于任何教派,我只服膺于真理以及诚实面对自己的人”。是的,从我看还不知道那是她翻译的《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从我去看她,再去看克里希.那穆提,我也开始对于宗教信仰有了我自己的认知和看法。人生的修炼,在于每个当下的自我反省、自我完善,而并不在于在某个特定的场所中,用固定的教义去感化自己,桎梏自己的言行。当然,宗教是很多人心灵的寄托,是信仰,是内心得到救赎的天国。不否定它存在上千年的意义以及对整个世界和历史的推进及改变。之于自己,我同样认同于诚实面对自己,去探索自己的内心,去思考、去观察每个当下,便是修行的意义!

第四次,我看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