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武功,无坚不克,唯快不破。这是武学要义,也是战略法门。战国群雄相争,秦虽偏居一隅,在进入昭襄王时代后,既专修“快”功,又苦练内力,稳中求进,终成大功。

(秦虎符,图片来自网络)
(秦虎符,图片来自网络)

秦之军事战术体现了“唯快”之要。秦在惠文王后期,快攻快打的战法趋于成熟,司马错、张仪于两难之际,统帅秦军伐蜀,一鼓作气攻灭苴、蜀、巴三国,又快速回军,以保东线无虞。进入昭襄王时代,秦军名将辈出,尤其是白起横空出世,闪电战臻于化境。伊阙之战,秦军快速穿插、各个击破,二十四万魏韩联军灰飞烟灭。华阳之战,秦军长途奔袭、千里急行,令十数万魏赵联军措手不及。鄢郢之战,白起军团纵横江汉、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秦军之快、之猛往往出乎对手意料之外,选择脆弱的结合部、防守的薄弱处下手,随后迅速撕开口子,不断扩大战果,大都见血封喉、一击必杀。

秦之总体战略体现了“唯快”之要。如果说秦军的快攻是硬桥硬马的外功,那么秦的庙堂之谋就是见缝插针的内功。昭襄王时代,战国诸雄此消彼长、一日千里,变化极快、机遇频现。公元前287年,五国联军伐秦,秦见招拆招,巧妙化解后,敏锐铺捉到战机,立即策动五国伐齐,对正处巅峰状态的齐国予以重创,并使其一蹶不振。齐既削弱,汉中在手,为了彻底粉碎齐楚联盟这个最大威胁,攻击楚国成了头等大事。公元前279年,秦举国而动,连战连胜,完全占据了江汉之地,迫使楚国迁都。齐楚俱弱,回头再虎视三晋、解决赵国,便水到渠成。此间,秦国长袖善舞,外交和攻伐看似杂乱无章,实则行有定法,切换快、选点准、借力巧,发力猛,数十年间奠定了傲视六国的基本格局。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秦之用人之策配合了“唯快”之要。流水不腐,户枢不蠹,非常之时,待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成非常之功。秦本为西僻之国,深知人才为立国强国之本,孝公、惠文王之后,昭襄王时代,秦更是海纳百川,引天下英才而用,甚至相位也向六国敞开。秦国善于因时因势,选择人才,把好钢用到刀刃上,也把人才流转起来,能者上,也能下。秦少有长期用室的权臣公族,即使如魏冉之辈,也是几上几下,出将入相以应国策。人的流动支撑起了灵活的策略选择,守时岿然不动,攻时侵略如火。

秦的快与稳相互呼应,正是锚定了东进基本方向和借力打力的基本方略,秦之变快而不乱,屡收奇效,有效应对了复杂格局,脱颖而出。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