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太极锦鲤
太极锦鲤


【憨山大师注】此承上章言世道愈流愈下,以释“其次亲之,誉之”之意也(随著时间的推移,随著社会生产力的进步,上古圣人不言而教、无为而治的氛围逐渐淡去,世间有为法则在不断兴盛,世人沉迷于有为法中不可自拔。何为有为法?即一切相对待而生的事和物,以及世人基于此安立的种种名相和理论,比如美丑、上下、高低、难易、矛盾。。。相反的两端彼此成就,所谓“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有为法属于生灭法,有生必有灭,就如同日光下肥皂泡,纵然短时间内其表面能够映射出五彩斑斓和种种光怪陆离,终归于破灭)。

大道无心爱物,而物物各得其所(上古时,圣人行不言之教,处无为之事,天下无为而治,功成、事遂,百姓皆曰我自然。就如同太阳无心而普照大地,万物沐浴其中,无善亦无恶,万物皆平等)。仁义则有心爱物,即有亲疏区别之分,故曰“大道废,有仁义”(随著时间的推移,物欲横流,属于无为法范畴的上古“大道”被遮蔽了。人心不古,后世的圣人开出了“仁义道德”的药方,希望用仁义道德唤醒我人心中的自性光明。但是,“仁义道德”是有为法,有为法属于有心造作的相对待法,即相反相生,相辅相成,有善必定有恶,有恶也必定有善。世有大善,必有大恶,世有大恶,必有大善,善、恶两面彼此成就对方。于是,我们悲哀地发现,我们越是强调仁义道德,人心中卑鄙险恶的东西就越多,就如同世界上有多少高山凸起,就会有多少谷地下凹,山无最高,谷无最深。故曰“大道废,有仁义”)

智慧,谓圣人治天下之智巧,即礼乐、权衡、斗斛、法令之事(此处的圣人,指中古公天下时代的天下共主,如尧、舜等,也可以包括文、武、周公、孔夫子等。他们知识渊博,智慧超群,见识不凡,看到物欲横流、人心不古,遂引入智巧来治理天下,如礼乐、权衡、斗斛、法令等,这已经属于有为法的范畴了)。然上古不识不知,而民自朴素(上古时代,没有教育和文化,世人普遍缺乏后世所谓的见识和阅历,但是,他们天真淳朴,所谓“思无邪”)。及乎中古,民情日凿,而治天下者,乃以智巧设法以治之(中古时代,民智渐开,人欲渐起,于是当时的圣人们制定礼乐、制度、法律等,以此来治理天下)。殊不知智巧一出,而民则因法作奸,故曰“智慧出,有大伪”(智慧或者说智巧是有为法,有为法属于相对待法,即相反相生,相辅相成。随著教育和知识的普及,各种制度、法令、法规越是完善,人类社会中阴谋诡诈,作奸犯科的事也就越多,智和伪总是相互成就的,故曰“智慧出,有大伪”。比如,以自我标榜法律体系最为齐备的美国来看,2017年联邦及各州的累计案件数量达到8443万件之多,其中联邦法院受理的案件占5%,其余由50个州及首都华盛顿特区、无建制领地波多黎各及关岛受理。按2017年人口3.257亿计算,全美平均每4人就会有一场官司。进一步,在全美约8300万州级案件中,交通违规案件占52.6%、刑事案件占20.9%、民事案件占19.2%、家庭案件占5.8%、青少年案件占1.5%。可见法律、法规越是繁荣茂密,律师行业就会越发达,律师多多,必须官司多多,反过来,官司多多,必须律师多多,实在没有官司,那就尽心竭力制造出官司,这就是智与伪的彼此成就)

上古虽无孝慈之名,而父子之情自足(如果天下所有家庭幸福美满,个个都是慈父,人人皆是孝子,这个不香吗,何须再去强调父慈、子孝?父慈子孝,已然落在有为法的窠臼中)。及乎衰世之道,为父不慈者众,故立慈以规天下之父,为子不孝者众,故以立孝以教天下之子(及至后世,有父不慈者,我们才会去强调、标榜“父慈”;有子不孝者,我们才会去强调、标榜“子孝”)。是则孝慈之名,因六亲不和而后有也(六亲,指父子、兄弟、夫妇。慈与不慈,孝与不孝,相对立而存在,彼此成就对方。当家庭不幸福、不和睦,一个家里,有人“慈”,才会反衬出有人“不慈”;有人“孝”,才会反衬出有人“不孝”,故曰“六亲不和,有孝慈”)

盖忠臣以谏人主得名(有“昏君”、有“佞臣”,才会凸显“忠臣”的存在,这个还是有为法,相反相生,相辅相成,彼此成就对方)。上古之世,君道无为而天下自治,臣道未尝不忠,而亦未尝以忠立名(上古之时,圣人们不言而教、无为而治,百姓虚心实腹,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活自然而然,哪里有忠?何处需佞呢?)。及乎衰世,人君荒淫无度,虽有为而不足以治天下,故臣有杀身谏诤,不足以尽其忠者(到了后世,上有昏君,下必有忠臣、佞臣。昏君穷奢极欲,佞臣阿谀奉承、一心求利,而忠臣苦心孤诣、一心求名,相反相生,相辅相成,彼此成就对方)。是则忠臣之名,因国家昏乱而有也(既然有昏君、佞臣和忠臣,彼此相反,彼此纠缠,彼此争斗,在这样的国家里,充斥著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勾心斗角,还哪里会有什么天下祥和、百姓太平呢?)

此老子因见世道衰微,思复太古之治,殆非愤世励俗之谈也(从形而上到形而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自此而后,道心惟微,人心惟危,人心越是复杂,这世道就越是艰难,有为法治不好人的心病。但是,《道德经》并没有说我们应该抛掉仁义、智巧、忠孝慈,跑去深山大泽当个自了汉。世人卖弄聪明、沉迷于有为法不可自拔,老子深悯其愚,故寄望于天下有志于道者,宁静淡泊,努力修行,自渡渡人,还天下苍生一个清平世界、朗朗乾坤。修行决定是利他的,不造福苍生、不积累福德,智慧决定不会圆满,所谓“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何为两足尊?福德圆满,智慧圆满。于修行人而言,见地、修证、行愿,三位一体,出淤泥而不染,福德、智慧都圆满了,才能出世、入世,无为而无不为,用仁义而不为仁义所用,用智巧而不为智巧所用,用忠孝慈而不为忠孝慈所用,如此行之,才会有“功成、事遂,百姓皆曰我自然”,这才是以不了而了天下事。那些自了汉,厌恶污浊,只喜清净,以为消极避世就能跳出三界而自了,实则是了而不能了,请长假而已,这还是愚)

河南 老君山
河南 老君山
河南 老君山
河南 老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