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割粉丝韭菜这回事。

在《星际争霸》系列的职业圈子里,几乎每个知名选手都拥有自己的绰号。

比如Innovation因为正面操作无比刚猛而被人称为“吕布”;Soo被叫做“输本”,除了谐音梗以外,还取决于他打比赛老拿亚军,是万年老二的代表。

在信息爆炸的网际网路世界,能够获得那么一两个能够让人传唱的标签并不容易。而在星际选手的绰号里,还有个怎样都绕不去的典型——“教主”Flash李永浩。

而“教主”这个名讳全称,其实是“上天入地天下无敌宇宙第一烧酒蹭饭吃肉梅西最终兵器末日本座Start狂魔圣大教主憋尿神功死亡冲锋强行插眼全图开挂屠鸡人族猥琐神教提里奥运好弗丁刘欢李永菜灰烬使者大教主Flash李永浩桑苏。”

名头长是长了些,但考虑到Flash在《星际争霸》这款游戏中的特殊地位,这么多年来也的确没有玩家质疑他是否担得起这份“荣耀”。

作为一名前职业选手,Flash生涯一共拿下3次OSL冠军,3次MSL冠军(皆为《星际争霸》职业赛事顶级荣誉),在役期间各组对抗胜率高达70%,并与另外三位选手一同开创了名为 “泽炳李双”的四天王时代,是《星际争霸》(后文简称星际1)职业赛事后期最具统治力的“末代本座”。

泽炳李双 :Bisu(金泽龙)、Stork(宋炳具)、Flash(李永浩)、Jaedong(李济东)
泽炳李双 :Bisu(金泽龙)、Stork(宋炳具)、Flash(李永浩)、Jaedong(李济东)


也正由于他极高的历史地位,Flash在2015年选择卸下职业选手身份转型主播后,依然有相当数量的观众对他抱持著关注。

目前Flash在韩国直播平台AfreecaTV拥有30多万粉丝,平时依然以星际1(当然,是重制版)作为主要直播内容,某种程度上算是在这个RTS整体式微的年代,为韩国星际遗老们撑起了一片乐土。

由于其游戏造诣极深,单论生涯成就几乎无人能出其右,因此玩家中也有人将他视为星际1的乔丹,妥妥的领域标杆人物。

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从6月下旬开始,这样一位往日在圈内宛若神明的精神领袖,却在韩网上沦为了人人喊打的废物。

愤怒的网友将Flash曾经树立起的光辉形象一一推倒在地:

“最终兵器”× “最终便器”√
“最终兵器”× “最终便器”√


有些人甚至觉得前因为打假赛入狱的“千古罪人”马在允都比他可爱一些。其中还有不少就地跳反的粉丝巴不得他被起诉,永远别回来了。

“马本=吸赌狗的血” “教主=吸粉丝的血”
“马本=吸赌狗的血” “教主=吸粉丝的血”


这一切的导火索,得从Flash今年投资了加密货币,并且赚了不少钱说起。

1

对于亲身经历过上半年币圈狂热的国内网友而言,关于数字货币市场有多火爆大概已经不用赘述了。主流币种市值不断上升,显卡价格居高不下,各地不断曝光的大规模“矿场”无时不刻不在展示著参与者的疯狂,国内如此,韩国其实也一样。

加密货币行情网站CoinMarketCap三月提供的数据显示,韩国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UPbit、Bithumb、Coinone和Korbit的24小时交易额一度总计超过146亿美元,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该国股市的日平均交易量(145亿美元),堪称年轻人不讲武德的真实写照。

如同此前一度成为热门投资话题的基金和股票一样,赚钱的路子有了,跟风入场的玩家自然少不了。在此期间,有不少AfreecaTV主播都选择了这一投资渠道,其中就包括了Flash、雨神、bisu和sea在内的一众星际元老。

根据不少粉丝回忆,整个上半年,炒币几乎成为了围绕在Flash身边的常见话题,无论是直播还是采访,他总会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相关经历拿出来跟观众们聊聊。

到了今年五月,Flash更是在直播间里透露自己因为投资了一款叫做T.ocoin的加密货币,并大赚了一笔。虽然具体没说赚了多少,但考虑到位于业内金字塔顶端的身份和待遇,观众都觉得这个“大赚”的数目想必比较夸张。

当然事情到这里,关注他的粉丝们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合法理财,过程中也没有向观众安利,表面上跟前段时间星际解说黄旭东买完股票在直播间抱怨自己亏钱了的行为大差不差。

再加上今年Flash马上就要入伍服役,可能一段时间无法参与直播赛事活动,站在他的角度,为今后投资一笔,明面上也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于是钱赚了,头剃了,新兵训练开始了。

本以为可以心无旁羁地体验人生中仅有的一段行伍时光,却没想到就在Flash入伍后没多久,“意外”便发生了。

2

丑闻的起源发生在6月中旬,一位女主播在直播聊天时说起了近期站内主播大量投资虚拟货币的话题。由于自己男朋友算是圈内玩家,这位女主播从中打听到了不少内幕消息,估计本意也就是想得瑟一下,不曾想越聊越上头,嘴上就把不住风了。

她在直播间透露,那款名叫T.ocoin的虚拟货币,本身是由Suit开发的,目前平台内的各大主播都参与了投资,就等上市虚拟币交易所了。

Suit又是谁?简而言之,就是活跃于AfreecaTV的一个知名土豪。

从今年起,此人就经常在各个大主播的直播间里猛刷存在感,起初是刷气球(一种礼物),混熟了就开始在线下攒局请他们吃喝玩乐,没过多久便将自己包装成为了一名不差钱的富二代形象,在圈内颇具人脉。

他曾经在五月的一次直播中表示,通过钞能力,自己已经在半年不到的时间里与AfreecaTV里超过半数的头部主播都交上了朋友,其中还包括不少主播背后的金主老板也跟自己牵上了线,俨然一副在韩国直播圈掌控雷电的模样。

大概就像这样
大概就像这样


而在此期间,Flash也经常在直播间中有意无意的向粉丝们安利SUIT,说他就住在自己家楼上,人很好,时不时还会一块喝酒……而有了这样一位头部主播背书,SUIT在平台内的交际之路也更加如鱼得水,直到那位女主播将事实捅了出来。

伴随著Suit加密货币开发者的身份浮出水面,直播平台内部舆论瞬间爆炸。观众们猛然惊醒,不一会就从中嗅到了强烈的欺骗与背叛感。

一个开发虚拟货币的金主老板,一群围绕他砸钱买币的主播,此后或许还有更大一群跟风入局的观众……要说这一切都是巧合,那才是真的见鬼了。

于是一连串记忆中的场景开始在观众脑海中无限重叠,最终汇聚成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答案。

他们总算知道Flash的钱是从哪儿来的了
他们总算知道Flash的钱是从哪儿来的了


3

由于同Suit关系十分密切,事发之后,以Flash为代表的涉事人员随即遭遇全网舆论轰炸,结果大家在文章开头也看到了,“千年道行一朝丧”。

而由于当事人Flash正处于新兵训练状态,无法开启直播进行回应,直到6月23日,他才通过直播平台的个人空间发布了第一则公告:

简单来说,在公告中,Flash声称这次投资行为其实并非自己主导,是由于Suit与母亲接触并且取得了她的信任,最终才促成了这次投资(约20万美金或2亿韩元,注意这个数字,一会要考)。

而除此之外,他坚称从来没有推荐过其他主播购买T.ocoin,全篇几乎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摆出一幅无辜被坑的受害者形象。

但没过多久,搞笑的事情就发生了。

由于该丑闻涉事面积过广,许多主播都遭遇了公关危机,大家或许一个两个都被逼急了,彼此之间也没对好公关口径,变成挨个跑出来自爆。你来我往之间,导致Flash的第一波公告穿了帮。

比如在后续的一系列道歉声明中,有人曝光了自己与Suit签下的集资合约,里面展示了大量投资人的名单,包括参与投资的具体数额,结果显示Flash的投资金额并不止2亿韩元,而是3亿韩元。

面对偌大的一个Bug,网友们自然无法视而不见,于是Flash又匆忙发布了第二道声明,解释了资金不匹配的问题——“多的钱是Suit借给我的”!

结果这第二道声明还没捂热,6月30号当天,又有一位油管视频作者曝光了Flash在5月28日的行踪,直指他早就跟Suit线下面谈过投资事宜,此前关于母亲主导投资的言论完全是扯淡。

就是这位老哥曝光的
就是这位老哥曝光的


这下韩国网民算是彻底炸毛了,大概意思就是你Flash割粉丝韭菜,道歉还不说实话,更过分的是出事了还拿母亲出来顶锅?这是30岁的人能做出来的事么?

至此,原本还有部分维护他的粉丝也彻底反水脱粉,Flash十多年经营下来的人设也开始摧枯拉朽地走向全面崩塌。

在此之后,Flash于当日进行了第三次回应,结果依然顾左右耳言他,对于观众声讨的核心问题并未予以回答。

后来估计是实在瞒不过去了,Flash最终在7月2日进行了目前为止最后一次回应,内容太长,这里就不贴出来了。

在最终的坦白里,他以时间轴的形式交代了事件的始末,其中承认了自己曾经推荐过几个圈内好友参与投资的事实,也表明了自己与Suit多次相见的细节,此外便是像个孩子般不断保证自己只是没有经验,一切行为并非出自恶意。

只不过事已至此,迟来的坦白无非只能让他本人好过一些。就像寓言故事《狼来了》中所描述的那样,一旦信任在人类眼中变得廉价,丢掉之后要想再拥有可就难了。

4

截至目前,Flash依然在韩网经历著摧枯拉朽的人设崩塌,此前还有坊间传闻,AfreecaTV可能对其施加18个月的禁播处罚。

不过由于事件本身暂时只涉及市场监管问题,本质上也没有严重的犯罪情节,所以截至完稿,包括直播平台在内的相关机构依然没有对他以及涉事人员做出相关处罚公告,后续涉事人员将何去何从,目前还有待观察。

由于该丑闻几乎涵盖了整个《星际争霸》直播圈子,大量电竞名宿牵扯其中,所以能够确定的是,对于本身就不太乐观的星际1社区生态而言,该事件的所造成的影响无疑是雪上加霜。

同为“泽李炳双”的Bisu也遭遇了粉丝爆破,由于开头死不认帐,也被粉丝喷得够呛
同为“泽李炳双”的Bisu也遭遇了粉丝爆破,由于开头死不认帐,也被粉丝喷得够呛


无独有偶,最近碰上类似遭遇的,并不只是韩国网。同样是今年6月,知名电竞俱乐部Faze Clan就曾经打著支持慈善的旗号代言了一款名为“拯救孩子”(Save The Kids)的虚拟货币。

结果代言没过多久,该货币便经历了近十倍的市值缩水,跟随买币的粉丝亏得血本无归,导引得粉丝炎上。

目前为止,Faze Clan也只有一位选手Kay在推特上承认了这场争议并做出道歉,至于理由,依然是那句熟悉的“对不起……但我们是真的相信能够带大家飞”,不过欧美网友笑著原谅他的也不在少数。

两者截然不同的待遇也不禁令欧美网友感叹东西方文化差距之大
两者截然不同的待遇也不禁令欧美网友感叹东西方文化差距之大


两件事相隔很近,加在一起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炒币害人的负面印象。但市场终归是诚实的,没过几天,ESL转身就拉了全美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作为《星际争霸2》的赛事赞助商,也不知身处其中的当事人作何感想。

不过如果就事论事,这一系列丑闻里币圈所呈现出的纷乱无非是表象。事情之所以走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到头来还是得归结于主播本身与观众之间信任崩坏的问题上。

消失多年的卢本伟如是,带粉丝赚钱最终入狱的山泥若如是,目前受困于悠悠众口、晚节不保的Flash大概也同样如此。观众或许会由于信息差的存在而远离真相,但终归不会陷进同一套陷阱里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