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岩

  “足衣”是古代华夏服饰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先秦时期,泛指鞋袜,足之外衣为“履(鞋)”,足之内衣为“袜”,亦称“韤[wà]”、“韈[wà]”、“襪[wà]”等。

  《事物纪原》记载:“谓之角祙,前后两相承,中心系之以带。洎[jì]魏文帝吴妃,乃始裁缝为之。”

  这段文字的意思是:古时候的袜子也称作“角祙”,前后形同脚的形状,中间以带子固定,是从魏文帝的妃子吴氏开始缝制的。

  事实上,早在殷商末期就出现了袜子,道家经典《文子》记载:“文王伐崇,韈系解。”

  说的是周文王姬昌征讨崇侯虎的时候,袜带子散开了。

  据此可以推断,至少在商朝末年,古代贵族阶层就出现了穿袜子的服饰礼仪。

  三国文人曹植在《洛神赋》一书中记载:“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可见在三国时期的贵族圈,袜子就已经很流行了,古时候的袜子大多为布帛、熟皮子等材料制作,因此在室内可以直接践踏地面。

  湖南、湖北等地的汉代墓葬曾出土过的袜子实物,材质有罗、绢、麻、锦等,考古专家认为:至少在汉朝时期,袜子的材质开始由皮革逐渐过渡为布帛。

  先秦时期,袜子只限于贵族阶层,贫贱的百姓只能光着脚穿鞋。

  《史记》记载:东郭先生很贫穷,穿的鞋子没有鞋底,以至于行走在雪地上,双脚直接践踏雪地,他自嘲说:“履行雪中,其上为履,其下为足迹,谁能为之?”

  先秦时期,古人登堂入室,要把鞋子、袜子脱下,放在屋子的外边,穿着鞋和袜子进入室内,是对主人的不敬行为。

  《淮南子》记载:“跣足上堂,跪而斟羹。”意思是孝子侍奉双亲长辈,要光着脚进入室内,跪下来为长辈盛汤。

  穿着鞋或袜子拜见长辈、上司,是非常无礼的行为,春秋时期,有人因此差点掉了脑袋。

  《左传》记载:“二十五年夏五月庚辰,卫侯出奔宋。卫侯为灵台于藉圃,与诸大夫饮酒焉。褚师声子袜而登席……”

  周元王七年(鲁哀公二十五年,公元前470年)夏五月廿五日,贵族褚师比(一作褚师声子)联合工匠发动叛乱,卫国第二十九代国君——卫出公仓皇逃往宋国。

  褚师比发动叛乱的原因竟是——穿着袜子拜见国君卫出公,国君扬言要杀掉他。

  卫出公在花园里面建造了灵台,建成之日,邀请手下的王公大臣一起饮酒作乐。

  褚师比穿着袜子进入室内,卫出公发觉之后大怒,认为褚师比的行为非常无礼。

  褚师比解释说:“臣的脚有疾病,和别人的脚不一样,若是让国君看到了,是对国君的不尊敬,因此臣不敢脱下袜子。”

  褚师比也许是汗脚,味道奇臭,怕影响众人品食美味,所以就委婉地说自己的脚有疾病。

  卫出公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褚师比是在故意冒犯自己,于是手叉着腰,怒斥道:“我一定要砍断你的脚!”

  司寇亥、公文懿子等大臣苦苦相劝,褚师比趁机坐着司寇亥的车溜走,他心有余悸地对司寇亥说:“今日万幸啊!总算是逃出来了!”

  余怒未消的卫出公削夺了褚师比的封地南氏邑,罢免了司寇亥的官职,还派侍从把司寇亥、公文懿子的车推进了池塘,以此泄愤。

  褚师比逃走之后,勾结修造宫殿的工匠,发动叛乱,将国君卫出公赶跑了。

  “脱袜登席”的礼仪在南北朝南梁时期依然很重视,《隋书》记载:“十一年,尚书参议:‘按《礼》,跣韈,事由燕坐,履不宜陈尊者之侧。’今则极敬之所,莫不皆跣。”

  梁天监十一年(公元512年),礼部尚书谏言:“按照《礼》的规定,朝廷宴饮聚会,要脱去袜子,鞋不能放在尊者的旁边。”梁朝官员在重要的场合,没有不脱下袜子的。

  唐朝时期,受胡人风俗的影响,臣子入朝觐见皇帝,不再脱去鞋袜,可直接穿着鞋袜进殿,脱去鞋袜反而是一种不敬,《新唐书》记载:“白尝侍帝,醉,使高力士脱靴。”

  李白入朝侍奉皇帝,喝醉了,就让高力士给自己脱靴子。

  在朝堂上,李白这种行为被认为是冒犯皇帝、蔑视皇权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