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民间故事的主角都会选一个牛人,这样故事在玄幻也可信。

  比如郭元振,唐朝名相,文武双全。

  特别合适。

  话说开元年间~

  郭公从太原到临汾,由于天色已晚,路途昏暗,走着走着迷了路。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忽然看到远处有灯火之光,看起来像个人家,仆人建议去投宿,郭公同意。

  那户人家看起来很近,但他们走了八九里才走到,只见门宇高大,富丽堂皇,显然是个大户人家。

  进入大门,廊下和堂下皆灯火辉煌,摆满了美酒佳肴,好像要嫁女。

  奇怪的是,整个宅院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

  这种诡异的场面,不免让人起鸡皮疙瘩,见多识广的郭元振,也是满腹狐疑,心里打鼓。

  不过,他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胆子也比常人要大。

  他把马拴在西廊前,一级一级地沿阶而上,在堂上徘徊,不断地四处打量。

  不一会儿,他听到堂中东阁传来女子的哭声,呜咽不已。

  郭公站着未动,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问,堂中哭泣的女子,是人是鬼?

  见无人回应,他又问,这里的陈设为何如此?为何无人、却有人哭泣?

  过了一会,他才听到回答,小女子是本地人,本地乡祠里有个乌将军,喜欢祸害人,每年都要向乡人要女人,乡人不敢不从,必择美貌的处女嫁给他。

  顿了顿,那女子又说,小女子虽然陋拙,却不幸有个贪财的父亲,父亲收了乡人五百缗钱,偷偷地把小女子“卖”给了乌将军。

  根据那女子的讲述,今天是她和乌将军“成亲”的日子,乡民们把她送到这里,参加完宴会,把她灌醉后锁在屋里,然后就走了。

  那女子继续说,父母把她扔在这里,不管她的死活,她是又气又怕,感觉到郭公是个好人,如果能救她,她愿意给他当牛做马,任他驱使。

  郭公大怒,问她是什么时候来的,那女子回答说二更时分,郭公叫她放心,他好歹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一定会竭尽全力救她,如果失败,情愿与她共死,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落到淫鬼手里。

  听了他的话,女子的哭声渐渐平息下来。

  郭公将马移到堂北,自己则坐在西阶上,让一个仆人站在身边,随时听他吩咐。

  02

  没多久,郭公感到眼前一亮,只见火光照耀,车马喧嚣,两个穿紫衣的小吏入而复出,嘴里说道“相公在此”。

  过了一会,又出来两个黄衣小吏,也说“相公在此”。

  郭公听了,心想我是宰相,必胜此鬼。

  也不知多了多久,所谓的乌将军终于露面了,导吏把他引入。

  郭公见了,叫仆人去对乌将军说,一位姓郭的秀才想见他,乌将军有点奇怪,秀才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仆人说,听说将军今日大喜,秀才特来拜贺。

  乌将军很高兴,赶紧给郭公让座,与他对食,相谈甚欢。

  郭公囊中有利刀,他想取来刺杀乌将军,问乌将军吃不吃鹿肉干,乌将军说当然想吃,但此地弄不到啊。

  郭公说,正好他带了一点,舍不得吃,因为得自御厨,所以视若珍宝,但他愿意献给乌将军,乌将军大喜。

  郭公于是起身,取来鹿肉干和小刀,把鹿肉干削成片,放在一个盘子里,让乌将军自取。

  乌将军更加高兴,伸手去取,郭公突然出手,一只手抓住其手腕,另一只手手起刀落,割断了乌将军的手腕。

  乌将军痛得大叫一声,慌忙逃走,那些导从之吏,也作了鸟兽散。

  郭公脱下衣服,把乌将军的手腕包好,叫仆人出去追。

  仆人急忙追出去,却不见乌将军踪影,只好回来,对哭泣的女子说,郭公已经断掉乌将军手腕,乌将军逃走了,估计已经死了,现在没有危险了,你出来吃点东西吧。

  哭泣的女子这才出来,十七八岁的样子,容貌甚佳。

  女子来到郭公面前,跪下边拜,口中说道,多谢大人救命之恩,小女子愿为仆妾,郭公赶紧扶起,安慰一番。

  不一会儿天就亮了,郭公打开衣服一看,赫然发现乌将军的手腕变成了猪蹄。

  03

  没多久,外面响起哭泣之声,而且越来越近,原来是那女子的父母兄弟,以及乡中耆老,他们抬着棺材而来,打算给女子收尸。

  他们见了郭公这个生人,很是奇怪,惊问他是谁,怎么会在这里,郭公把之前发生的事,据实相告。

  原以为他救了女子,他们会感谢他,没想到乡老们听了,顿时大怒,怪郭公伤害了他们的神。

  他们说,乌将军是此乡镇神,乡人供奉他已经很久了,每年都要给他配个女子,他才保佑他们平安无事,如果此礼稍微迟了点,他就会作怪,用风雨冰雹来处罚他们。

  其中一个老人提高音调,指着郭公说,没想到你这个迷路客,竟然伤我神明,这不是给我们惹祸吗?应该把你杀了,以祭乌将军,要不就把你绑起来,送到县衙!

  老人说完,招手把一个年轻人叫来,叫他把郭公抓住。

  郭公说,你们活了这么多年,却幼稚得可以,看来是白活了,我乃天下达理之人,你们听我说。

  他接着说,夫神,承天而为镇也,是不是好比诸侯受命于天子而管理天下?老人们说没错。

  郭公说,假如诸侯鱼肉人民,天子怒不怒呢?诸侯残虐于人,天子讨伐不讨伐呢?那是肯定的,天子肯定要怒,肯定要讨伐!

  如果你们所说的那个乌将军,果真是个神,怎么会有猪蹄呢?

  郭公这一问,把对方问住了,他们不知如何作答。

  郭公又说,真的神是没有猪蹄的,既然有猪蹄,那一定不是神,分明是个猪妖,是个淫妖,是天地之罪畜,如今我为民除害,有何不可!

  你们鬼迷心窍,认妖作神,致使好好的一个少女,横死于妖孽,简直是罪不可恕!

  “这是上天安排我来为你们除害啊。”

  郭公意识到自己太严肃了,放松了一下表情说,“我为你们除了这个祸害,你们永远也不会受这种害了,难道不好吗?”

  乡人终于明白过来,转怒为喜,纷纷表示愿听郭公的。

  于是,数百乡民集合起来,拿的拿刀拿的拿叉,没有刀叉的,把铁锅都拿上了,沿着血迹,寻找妖孽去了。

  大概寻了二十里,他们循着血迹,来到一个很大的墓地,看到一个比翁口还大的洞口。

  郭公让人点燃火把,从洞口投下去,看到下面像个大室,一口大猪,没了左蹄,卧在血泊中。

  时间稍长,那猪被烟熏得受不了,突围而出,被乡民围住,很快就打死了。

  打死猪妖后,乡民欢呼雀跃,凑了些钱,感谢郭公,郭公不受,他说他纯碎是为人除害,不靠打猎为生。

  被救之女信守诺言,郭公再三阻止,都没成功,只好纳为侧室,后来为他生了几个儿子。

  底层民众的愚昧就是猪妖存世的罪魁祸首…郭同学要不是见过市面,绝对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