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岩

  《皇明诸司公案》记载:“崇安县人杨宠,富家子也。博奕好嫖,与詹升相友善。升亦有家子,但好宰牛。宠有子三岁,升尝抱之,啖熟牛肉……”

  明朝时期,崇安县(今属福建武夷山市)有个叫杨宠的富家子弟,素来游手好闲,喜欢赌博宿妓。

  杨宠有个狐朋狗友叫詹升,两人关系不错。

  詹升也是有家有口的人,以宰牛为业,闲来无事不在家陪着老婆孩子,却趁着朋友杨宠不在家,喜欢去杨宠家撩闲。杨宠有个三岁的儿子,詹升常常弄来熟牛肉给孩子吃。

  杨宠的老婆李氏觉得两家是世交,丈夫和詹升一起光腚长大的至交,于是对詹升也从不设防,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样对待。

  有一天,杨宠又不在家,詹升趁抱孩子给李氏的时机,捏了一把李氏的纤纤玉指。

  詹升不怀好意地说:“你宠哥今日在某娼妓家饮酒呢。”

  李氏没有搭话,也没有制止詹升以咸猪手揩油。

  过了几天,詹升又来杨家撩闲,趁着抱孩子之机,接着“捻其手”说:“你宠哥今日又在某娼妓家歇着呢,你空房寂寞,我来陪你何如?”

  李氏说:“他外边究竟有几个相好的婊子?”

  詹升抚弄着李氏的手说:“咱这一带妓院的婊子和暗娼,和你家宠哥几乎都有一腿。”

  李氏早就发现丈夫常常在外面歇息,非常妒忌,如今听詹升这么一说,“且妒且恨”,于是就对詹升许诺说:“他在外面有许多相好的,我有一个谅亦无妨,你今夜可从后门来。”

  詹升勾引成功,大喜,当天夜里从后门进入,李氏果然在等候自己,两人于是一夜缠绵,倾述“彼此相慕之意”。

  打这以后,只要是杨宠夜里不回家,詹升就会去杨家住宿,一来二去,被一个叫秋香的婢女发现了,而杨家其他人却一直蒙在鼓里。

  杨宠的老娘把十锭白银交给儿媳李氏收藏,每锭银子十两,李氏私自借给詹升三锭银子。

  詹升就把银子剪开去买牛,路上碰巧遇到了杨宠。

  杨宠说:“大锭银子剪碎了太可惜,我给你换点散碎的银子,不是更方便吗?”詹升死活不换,杨宠也没坚持,就径直回家了,和母亲说起路上遇到詹升的事儿,嘲笑他死心眼儿。

  杨老太太大惊,于是就去儿媳李氏那儿索要银子。

  李氏拿出了七锭银子,谎称另外三锭银子为婆婆代为收藏。

  又过了五天,才把三锭银子交给婆婆,婆婆发觉不是原来的银子,于是怀疑儿媳可能暗中把银子借给了詹升,此后常常暗中观察李氏。

  杨老太太发现,只要儿子不在家,儿媳屋里就传出男人说话的声音。

  不久,杨老太太察觉儿媳李氏和詹升有奸情,于是就告诉了儿子杨宠,说儿媳的婢女秋香一定知道。

  第二天,杨宠诈称:要把秋香送到城里卖掉,于是在外面鱼池阁中询问秋香:“李氏和詹升有奸情,你如实招来!”

  秋香因为被主人嘱托过不要外传,于是就说并无此事。

  杨宠拔刀吓唬秋香说:“你快如实招来,否则就杀掉你,扔到池子里喂鱼。”

  小婢女秋香哪见过这阵仗,当时就吓坏了,如实说道:“从前年开始,官人不在家的时候,詹升就从后门进来,进主母房间歇息,如今已经有两年了。”

  杨宠得知详情,气急败坏,于是就带着秋香来到岳父家,气冲冲对岳父说:“你的女儿和詹升有奸情,路人皆知,我屡次让她改过自新,她却不思悔改,你说说咋办吧?”

  岳丈李老汉说:“恐怕是无事生非的人以讹传讹吧?我女儿当真有这等丑事?”

  杨宠说:“你女儿的婢女在这儿,你问问她吧!”

  秋香就把李氏和詹升偷腥的事儿复述了一遍,李老汉闻言又羞又恨,大怒说:“女子在家从父,嫁了人从夫,既然她有此等丑事,听凭你随意处置!”

  杨宠毫不客气地说:“我已经和岳父你说过了,若我今后抓住现行,狗男女一并杀掉!”

  李老汉说:“此玷辱家风之人,但奸所捉出,杀亦由你。”

  杨宠到了很晚才回到家中,向父母说明的详情之后,就携带利刃躲进了自己的房中,当天夜里,詹升听说杨宠去卖婢女,还没回来,于是就“复来与李氏同睡”。

  李氏说:“我和你相好,家里人这段时间仿佛有所耳闻,我丈夫说过,要是抓住现行,就会杀了咱俩,以后你还是不要来了!”

  詹升满不在乎地说:“怕啥啊?今后若遇到你丈夫来捉奸,格老子先杀了他狗日的。哪天要是听说你丈夫回来,你就喊有贼,我就开门出去,若不能脱身,我就夺了刀弄死他,你就对外说是贼人杀了你丈夫,谁能知道是我干的。”

  杨宠窝在床底下听到这些,血往上涌。

  此刻,杨家人举着火把冲入房内,杨宠自床下一跃而起,挥刀将詹升斩杀,李氏吓得跪在地上求饶。

  杨宠不忍下手,后在叔叔等人的催促下,将李氏杀掉。

  次日清晨,杨宠提着两颗人头去官府自首。

  在诸多证人的证词支持下,官府最终将杨宠无罪释放。明朝的法律对通奸罪的惩罚极为严厉,而对通奸罪的直接受害者充满了同情。

  《明律集解附例》规定:“无夫奸杖八十,有夫奸杖九十。”女子还要“去衣受杖”,能在这种酷刑之下,活下来的几率几乎为零。

  官府之所以如此处理杀人犯杨宠,是当时的大环境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