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岩

  明光宗朱常洛,明神宗朱翊钧长子,明朝第十四任皇帝,生母为孝靖皇后王氏,出生于万历十年(公元1582年),自幼就不受父亲宠爱。

  老爹明神宗为啥不待见这个长子呢?

  原来,明神宗朱翊钧的皇后王喜姐、昭妃刘氏在万历六年(1578年)接受册封,却一直都没有生育。

  万历九年(1581年)某一天,万历帝到母亲李太后的慈宁宫问安,偶遇宫女王氏,万历帝发现其很有姿色,于是私下临幸了王氏,赏赐了一些御用的宝物。

  不久,王氏怀孕,被记录在宫廷的起居注实录当中。

  万历帝不愿意承认偷情,但是起居注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加之李太后盼着抱皇孙心切,最终只好承认了这件风流事。

  万历十年(1582年),万历帝册封宫女王氏为恭妃,当年八月,王恭妃诞下一子,取名“常洛”。

  万历帝对自己一时冲动很后悔,因此对这个儿子爱搭不理的。

  后来,万历帝宠爱的郑贵妃生下皇次子朱常溆[xù],万历帝大喜,可是没多久,这个皇子不幸夭折了。

  万历帝更加宠爱郑贵妃,万历十四年(1586年),郑贵妃再度产下一子,即皇三子朱常洵。

  郑贵妃趁机撺掇皇帝,册立自己为皇后,儿子为太子。

  为此,万历帝和郑贵妃曾私下立约发誓,承诺立三子朱常洵为太子。

  可万历帝一直不册立太子,引发众多大臣的猜疑,纷纷上奏折,请求册立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

  万历帝一直没有表态,依旧宠幸郑贵妃。

  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秋十月,面对大臣们的接连不断的奏章,万历帝无奈,只好册立皇长子朱常洛为太子。

  同时册立皇三子朱常洵为福王,皇五子朱常浩为瑞王,皇六子朱常润为惠王,皇七子朱常瀛[yíng]为桂王。

  关于皇储的争议至此告一段落。

  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朝中传出谣言,说万历帝打算废黜太子,改立福王为太子,有大臣因此指责郑贵妃,万历帝大怒,将议论此事的很多人抓捕起来。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夏七月,万历帝驾崩。

  八月,三十八岁的皇太子朱常洛即位,改元“泰昌”。

  泰昌元年八月初一,泰昌帝朱常洛在登基大典上,表现出“玉履安和”,并没有任何生病的先兆。

  泰昌帝朱常洛在登基前,拨银一百万两,犒赏辽东等地的戍边将士,不久下诏,罢免矿税、榷税,

  召回矿税使,增补内阁大臣,朝野上下无不为之感动。

  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泰昌帝朱常洛即位十天后,也就是八月初十日,突然病倒了,而且是一病不起。

  第二天正巧是万寿节,不得不取消了生日庆典。

  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廿六日五更时分,泰昌帝朱常洛驾崩,时年仅三十八岁,在位不足一个月,成为明朝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

  朝中大臣对皇帝突然生病驾崩,议论纷纷,有大臣认为是郑太妃进献美女,造成皇帝纵欲过度;还有的大臣认为是宦官崔文升进献的药有问题。

  《罪惟录》记载:“及(朱常洛)登极,贵妃进美女侍帝。未十日,帝患病。”

  泰昌帝朱常洛登基后,郑太妃进献一些美女侍奉皇帝,不到十天,皇帝就患病了。

  八月十四日,泰昌帝朱常洛病重,召掌御药房太监崔文升进献“通利药”,其中的主要成分是大黄。

  大黄是一种泻药,泰昌帝服下后,一个昼夜连泻三四十次,身体严重透支,进而逐渐衰竭。

  给事中杨涟等大臣质疑崔文升说:“贼臣崔文升不知医……妄为尝试;如其知医,则医家有余者泄之,不足者补之。皇上哀毁之余,一日万几,于法正宜清补,文升反投相伐之剂。”

  杨涟等大臣认为,崔文升不懂医理,妄自尝试,若说他懂得医理,患者体力有余,医家可用泻药,体力不支,应当以清补为主。

  皇帝确实是体力不支,正应清补,崔文升反而用泻药,无异于下了无可挽回的毒药,其用心叵测。

  朱常洛生母王氏、原皇太子妃郭氏等外戚也认定其中有阴谋,拜谒诸大臣,哭诉“宫禁凶危之状”。

  这些人称:“崔文升药,故也,非误也!”——崔文升进献泻药,是故意这样做的,并非失误造成的!

  泰昌帝生前曾召见英国公张惟贤、内阁首辅方从哲等十三个重臣入宫,颇有临终托孤的意味,同时命人将崔文升驱逐出皇宫。

  次日,泰昌帝又询问了自己陵墓庆陵的建造情况。

  鸿胪寺丞李可灼自称有仙丹要进献皇帝。

  太监们不敢呈送给皇帝,就去禀告内阁大臣方从哲。

  方从哲向皇帝禀告:“鸿胪寺丞李可灼自云仙丹,臣等未敢轻信。”——鸿胪寺丞李可灼说他有仙丹,臣等不敢轻易相信啊!

  泰昌帝知道自己已然病入膏肓,于是想死马当活马医,尝试一下。

  李可灼于是被召入宫中,配置了一颗红药丸。泰昌帝服下后,感到很不错,并无不良反应。

  泰昌帝驾崩后,内阁大学士等大臣向新上任的皇帝明熹宗朱由校上奏折,说明方从哲、李可灼等人也是征得先帝的同意,才下药的,不应该受到惩罚。

  明熹宗没有追究下去,后人认为,崔文升进献的泻药属寒性,和李可灼进献的补药正好药性相反,属热性,这一泻一补,钢铁般的体格也受不了,更何况病入膏肓的人。